【實習:香港Alphasights】苟昂書:想擁有不曾體驗的,那你得先嘗試沒做過的事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志工:教育部青發署以色列國際志工】黃品豪:舒適圈外,我的真實以色列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實習:751北京國際設計周】郭子苓:駐霧霾之都,渡社會之初

|行前準備|

一場意外,兩趟飛行,三個月的實習之旅

人生常常是這樣,既然計畫敢不上變化,那就讓變化帶著你進化。

一連串的成長,總是渴望不同的天空與地平線,醒在不同的喧囂裡,走在陌生的街道上,探索未知的世界。雖然旅行於當今世代已經不是難事,然而常駐一地,卻仍然難得。於是機會來臨,便選擇前往。

傑青的書審資料以線上填寫及個人履歷(作品集)製作為主,表格填寫必須簡單清楚,數字化是最直觀的體現。個人履歷則依職位展現個性及積極度,無論是制式或創意,都記得換成HR的角度回頭看。Google上有許多佛心來著的人資或老闆告訴你他們怎麼看履歷。刷網,很重要。書審之後,會進入面試的篩選,基本上不需要太緊張,最大建議是了解自己,因為越了解,越能夠應答如流。

那天在上海入夜小酌時接到錄取電話,與朋友的閒談瞬間變成成功申請的慶祝,一個禮拜後,我飛回台灣,準備再度啟程,向北京。

 

|公司文化與角色|

東北五環上的設計藍海

這次的實習公司,是751D‧PARK北京時尚設計廣場(以下簡稱751)。經過搜尋,才知道它是中國在工廠轉型後,進駐了許多設計或時尚相關產業工作室的創意產業園區,然而直到親臨現場,辦完一整場活動,才真正了解到,這將近22萬坪米的土地上,蘊藏著多大的能量。

我們的單位是北京正東集團的創意產業辦公室(以下簡稱創意辦),位在從前煤氣廠機電房的三樓,經過改造後,成為充滿褐木與綠植的開放式辦公空間。而這次五位實習生的任務,就是協助籌辦已經舉辦過六年,在北京設計圈極具代表性的「751北京國際設計周」。

這次的專案實習中,我應徵上論壇策畫助理一職。然而創意辦的工作人員本來就不多,加上實習生,也不過20幾個人,所以整場設計周的論壇策畫,實際上只有我的主管—昭姊—和我來負責規劃與執行。

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要準備為期九天的設計周論壇,時程之緊湊,激起了欲挑戰的緊張與興奮。在得知這次設計周活動的核心概念是「包容性設計」後,便開始做各種調查,上知乎調論文、利用公眾號查詢相關文章、閱讀相關書籍、拜訪相關的研究及從業人員,為的就是可以將論壇的主題與人選,不僅切合「包容性設計」的核心概念,更能將「設計」從令人仰望的角度,轉變成眾人皆可擁有的態度,這也是創意辦主任—嚴姊—的想法與目標。

751是一個擁有設計圈強大資源的平台,除了園區內進駐著許多不同產業的設計工作室(如汽車設計、服裝設計、家居設計),還因為其擁有廣大的場地資源,所以常常有各色各樣業界的牛耳,及各國大使館人員來訪,如羅輯思維聯合創辦人——吳聲,或德國、波蘭、澳大利亞大使館等,進而成為助園區一臂之力的合作夥伴。透過連結各種資源,與設計圈中各類佼佼者交流的過程,吸收知識、聽取經驗,進而能夠成為改變「設計」在中國眾人眼中定位的領頭羊。

在這次主論壇中,最讓我對平台力量有感的一場,是「老字號品牌文化復興」這場論壇,我們透過對主題與目標的設定,有效集結了設計師與業界高階主管來進行對談。在初次拜訪中國知名老字號——內聯陞的副總經理時,程總謙虛地向我們表示,讓設計師與業界有對話的機會,對老字號升級是極其有意義也重要的事情。而在初次拜訪中國國內知名設計師——朱小海老師時,也得知設計師若能與需要設計的業界交流合作,將能有效為產業升級。而751恰好就是有能力提供這些支援的角色。

論壇會後,我們安排了講者們的交流聚餐,大家不僅閒話家常,也誠懇地道出了現今中國設計圈有待改變的風向,資深堂中國區涉外部長——中原杏里女士也分享了日本百年品牌轉型之路背後的思維。所有人都一致期待,751成為那座橋樑。

在 2017 年的 751北京國際設計周裡,從火車頭內聚各家媒體的預告餐會、藏著驚喜的盛大戶外開幕典禮,到設計周期間乾貨滿滿的論壇、講座,豐富多元的市集,還有以無論是互動裝置、燈光藝術、還是平面設計、實物展出等不同形式表現的展覽。

今年更加入了趣味活動,像是「不便利」的闖關體驗、利用煤池子打造出的沙灘球池電子音樂趴等。在每一個細節的設計上,不僅貼合了市場的娛樂取向,也滿足了專業性,達到了教育大眾「設計是甚麼」的目的,每一個板塊的串聯,讓整個園區的各個角落綻放「為眾設計」的力量。

儘管現在的751仍以租借場地為主要的運營內容,但其實它蘊藏著強大的能量,要如何將這些資源有效運用,並對中國社會起到改變或優化設計定位的作用,甚至影響至國際,是它正在學習的課題。透過這場論壇,它找到了一個能夠定位的角色,找到了它存在的意義,找到了它在設計圈的主動權。它能夠成就的是,時尚與設計界的藍海。這是這次論壇籌備與執行的過程裡,最令我感動也震撼的事情。

 

|閒話工作日常|

老北京人的歷史

在我們辦公室樓下,是「迪百可文化發展有限責任公司」的辦公室,它是正東集團的全資子公司,主要負責運營751園區內跟文化產業相關的活動,以及自主發起的活動(如751北京國際設計即為自主發起活動之一)。在迪百可內,有幾位是從煤氣廠時代就在751服務的老員工,看著751從工廠變園區,從燒煤變燒腦,的時尚與設計。

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被邀請進大哥們的辦公室聊天,才知道,原來以前為供應京津冀的經濟發展,全北京有五大煤氣儲存槽,而751身為當時北京市最大產能的煤氣廠,一座園區內就有兩座煤氣罐(又稱藍、綠罐;新、舊罐;751、79罐),也是五座裡唯二保存至今的煤氣罐。在工廠轉型後,如今成為各大一線品牌發表會、新品發布或大型演講的活動場地。

後來三不五時,工作累的時候、偶爾上廁所回程中經過的時候,都會進到他們辦公室跟他們聊聊天,聽著他們說著老北京時代的故事與後來的轉變。每次聽見諸如「上山下鄉」、「上訪北京」、「文革」等字眼,搭配著老北京人的兒話口音,都覺得那些歷史突然離自己很近,跟著坐在身邊經歷過這些事、抽著菸、把玩著核桃的大哥們,一起掉進6、70年代 的北京。

高大哥和楊大哥是跟我最好最熟的兩位前輩,他們總是滔滔不絕地和我分享他們的過去及現在的生活作息;對北京地理與人群分布的了解,也是藉由他們的解說建立起來的。偶爾陪他們抽根菸,還能暢聊兩岸政治,開開政治不正確的玩笑,很充電。

也許有些人會告誡去大陸的朋友們,不要觸碰敏感議題,此話在職場上實然不假,但就我三度赴陸的交流經驗來看,當我們遇到時,並不需要扭捏或害怕提及,若能抱持著開放的態度,誠懇地聆聽,不需要一味附和他人,也不要以批評表示自己的觀點,相信尊重是彼此都會給予的。從年剛過20的青年,到年近70的北京大哥,都常常在彼此開玩笑與澄清以偏概全的新聞觀點時,不知不覺地增進了感情,進而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

真正的頭腦風暴——設計思考

還記得第一天到公司報到的時候,剛好遇到創意辦每周的例會時間,早上十點,大家集合完便開始入職的第一場會議。然而每個人對設計周的想像不同,在沒有提綱挈領的狀況下,對活動進程與執行方式的掌握毫無頭緒,也因此每個人即便想主動協助,卻無所適從。之後雖然進行了分組,由各自組長解說工作內容,有了對活動模板的基本了解,但卻又發現,整場活動雖然有核心理念,卻沒有一個具體的大主題能夠涵蓋整個設計周。

在經過一周的觀察後,我與其他實習生們開始憂心活動執行的進度,也因此在某次的晚餐飯後討論起該怎麼創造出能夠支撐整場活動的主題名稱。「設計思考 (Design Thinking)」,是我們討論出的發想方式,然而大家卻不知道這樣的活動,該由誰來主持?


「謙虛,但不要小看自己。」曾經有位前輩這樣對我說過。在初見嚴姊的時候,她也明確地說過,期待實習生能帶來不一樣的能量與想法,於是在請教過嚴姊與昭姊的意見,並討論出方案後的隔天,我們便召集了幾個相關組別來進行討論,由一位曾經參與過「設計思考」的實習夥伴主持活動。結果嚴姊與昭姊在群組和現場都大大鼓勵所有創意辦甚至是迪百可、商品部的同事參與,一同來為今年的751北京國際設計周做主題發想。

原本預計大概只會有十個人左右參與,最後竟然多了一倍的人投入討論;原本擔心大家會跳脫不了職位高低或輩分等框架,而無法進行有效的溝通,沒想到當天大家互動熱絡,發言踴躍。我們擔心的事情一項都沒有發生,事成後,我們也受到昭姊與嚴姊的大力讚賞。


也許我們還很年輕,但不代表我們沒有力量。即便中國的大、企業的強、前輩的經驗就在眼前,也不需要妄自菲薄,每個世代都有每個世代的厲害與可貴之處,套一句嚴姊常常說的話:「這都是溝通的問題。」我們都想要激起漣漪,也願意奉獻一己之力,然而要怎麼在新進的環境裡取得信任、獲得發言權,進而產生影響?「認份、厚道、態度」這是貳樓餐飲集團教我的價值觀,說話與姿態不卑不亢,不懂就問,有想法就討論,便能找到最舒適的相處。

昭姊:走吧!我送妳回家

昭姊本名劉昭,是創意辦的副主任,也是今年論壇策畫的直屬主管。籌備進入中期,我跟昭姊加班的次數都變多了。有時候還會有活動組的同事,三個人偶爾安靜工作,偶爾串門子分享零食,偶爾大叫工作煩人,還有幾次的夜晚,我們三個人因為忘了吃晚飯,索性就叫了外賣,圍著休息區喝著熱呼呼的疙瘩湯,啃著羊肉與各種串串兒,把北京街頭的風味叫進深夜的751裡,然後在等出租車的空檔,在辦公室樓下跳起神曲SEVE的鬼步。

比起上下屬主導與協助的關係,我覺得與昭姊更像是搭檔。她總是會與我討論任何一個決定,從大方向到小細節,有時詢問我之前的策展經驗是否有可以借鏡的地方,有時是徵求想法與意見。一開始真的受寵若驚,但她都會鼓勵我說出想法,也願意隨時聽我想到的事情。我想這也就是為甚麼她能夠成為創意辦副主任的原因。在虛心請教的過程中,成為見識更廣的人;在友善親切的性格下,營造出輕鬆愉悅的談話氛圍;在包容與聆聽時,獲得更多的熱心相助與義氣相挺。

月亮高掛時,總有一個人發起回家的號角,催促另一方趕緊結束工作,揹起包包,拎起鑰匙,對辦公室與工作進行斷捨離。只有我與昭姊加班的日子,她總是堅持載我回家,我們在車上聊過的話題,從愛情到家庭,從學生到職涯,從生活到生命無所不包無所不聊,就像朋友一樣。在職場上,她是領導的愛將,扮演著包容圓滑的角色,協調領導與管理層間的矛盾;在家庭中,她是女兒溫柔的媽媽,是丈夫經常夜歸卻依然疼愛有加的妻子。聽著她的生命故事、公司文化與故事、家庭生活的幸福與煩惱,發現那個我不熟悉的世界,充滿各種好奇與有趣,啟發了各種思考,拓展了更大的視野。直至今日,我仍懷念她在夜深人靜時的停車場,泛起笑容說的那句:「走吧!我送妳回家。」

嚴姊:來吧!一起吃飯去

嚴姊本名嚴明丹,是創意辦的主任,初見便是在報到那天的會議上。她的氣質、美麗、堅毅、獨立,都在開口的一瞬間震懾了所有實習生。在人群中,她總是耀眼迷人,自信精神。那麼剛好,她的英文名字跟《穿著Parda的惡魔》裡的梅莉‧史翠普一樣,都叫米蘭達。

在每一次的會議上,嚴姊都會進行進度確認,然而我的開會紀錄上,最常出現的不是各種待辦事項,而是一字一句都是精髓,做人處事甚至是公司經營的道理。

例如媒體在尋找合適的公關公司操作活動時,嚴姊說:「找合作方,不能只看人品,還要看能力。凡事都要考慮最壞的情況是不是自己可以解決的,有沒有備案可以補救。」全面性的考量成本與能力,才能讓一個活動用最少的經費產生最大的效果;或是宣布要提前開始規劃明年預算時,指出透過今年對明年活動大綱的統籌,能夠讓每一位同仁及領導對未來有準備的方向,進而產生向心力與期待。甚至在每一次不同種類的困難上,她都有認識的人能夠給予建議或協助,人脈之廣,人緣之好,由此可見。

面對這樣亮麗的主管,我一直不敢和嚴姊多說幾句話。直到有一次,嚴姊突然帶著我去附近的五星級酒店談贊助,因為對方爽快的答應合作後,嚴姊竟然開心得在車上歡呼,不斷地說要去吃一頓好的。我才發現,嚴姊也有這麼可愛逗趣的一面。

後來,我便時常有機會在嚴姊一句:「來吧!一起吃飯去」後,到處認識前輩、吃喝玩樂,足跡踏遍順義區的湖南菜餐廳——丹江漁村、位在市區馳名北京的臭鱖魚餐廳——楊記興、798裡的桂林米粉小店——肆喜,還有在辦公室對面最常拜訪的——港美餐廳等等,每一次的餐聚談天,都能看見嚴姊不同的樣貌,以及始終積極進取的態度。從她身上,我發現,原來有能力集結力量的人,才是最有力量產生改變的人。

午夜辦公室 夜半遊園趣

論壇籌備的節奏,是前緊後鬆。最困難的是撰寫企劃,從主題訂定、意義詮釋、論壇目的的起草,到活動時程規畫、擬邀請講者的蒐集、專家學者業師的拜訪求教,再到預算規劃、媒體操作期程與亮點標示,都必須在活動開始至少一個半到兩個月前完成,後續才能留有足夠的時間邀請講者、訂機酒,安排餐點與文宣印刷。

所以才剛上工沒多久,就自願進入加班狀態。除了熟悉環境,更要熟悉中國的搜尋系統,因為即便可以翻牆找到更多資訊,但在分享訊息上,還是必須思考如何做出最有效率的溝通模式。為了深入了解,發現一個不懂就查,接著就會發現第二個不懂,網頁一直開,訊息也一直問,每每想要告一段落時,才赫然發現已經深夜。自此我便常常成為最後一個離開辦公室的人。

熄了整間辦公室的燈,走下外掛式的樓梯,一旁是充滿各種管線的廠區及一片空白的廣場,龐大而靜謐。從廠辦回身向馬路走,一抬頭便能見到兩根高聳矗立的煙囪,與751動力廣場紅色霓虹的字樣。

那些一個人散步回家的夜晚,偶爾能見街貓迅速穿梭在鋼鐵管線間,瑣碎凌亂的垃圾堆積在角落,奮戰中的工作室成為整個園區裡殘餘的燈光。幸運找到共享單車的夜,我會穿越兩道擋車桿,在798裡隨意繞行,去看看紅色的人型雕像猙獰的臉、尤倫斯美術館門口柵欄裡的恐龍雕像、咖啡館的戶外座椅那些抽著菸喝啤酒的人們、或是轉角那總是放著爵士樂的唱片小攤。就算是一個人散步回家的夜晚,心情總是特別寧靜。


|室友與居家生活|

 不逃避白天的闖 也不錯過夜晚的浪

將近三個月的北京實習生活,除了同事主管,相處最多的人就是此趟同行的室友們。我們是個三男六女的組合,從在機場聽過彼此的自我介紹依然分不清誰是誰,到最後擁有各自生活卻依然能放肆地天南地北聊天,一路走來的瘋狂至今仍是記憶猶新。

這群來自不同城市、不同學校、不同背景的人們,各個都是身懷絕技地來到北京,想要大展身手一翻。最初也都因為陌生的環境與溝通模式而有陣痛期,卻也在一陣陣抱怨聲中漸漸步上軌道,發揮了長處。我與另外四個女生同是751的實習生,有人擅長聆聽,有人樂天簡單,有人鬼靈精怪,有人心思細膩,每一個個體,每一種個性,都在每一次聊天時擦出不同的光彩。

不過因為同宿舍又同辦公室,一天要見面將近16個小時,實在好膩,所以後來,每個人都發展出各自的生活節奏與圈子,也因此更珍惜聚在一起時的每一句分享。另外有一男一女是氪空間的實習生,因為都住在一起,所以常常會聽他們分享遇到的客戶個案,以及為了寫 teaser 做的各種很累但收穫豐盛的功課,他們一個喜歡戴耳機默默在深夜看美劇,一個是我們九個人中最活躍熱鬧的活體表情包。而另外兩位在財星實習的男子,一個是超有梗文案王,一個是超認真工作狂,每一次的難得出現,都是全場焦點。

即便白天的工作繁忙累人,但這群人從來不放過任何可以踏熟北京的機會。幾乎每個假日都安排行程,聽演講、看展覽、遊景點、逛胡同,分分秒秒多采多姿;而平日的晚上,則會與朋友吃好料、唱歌撸串、小酌閒談,時時刻刻精彩好玩。因為這群人,我第一次踏入夜店狂歡,不費一分一毛跳得汗水淋漓才痛快離場,也因為與這群人日夜不間斷的相處,才發現生活的更多種過法,在那些積累的背後,都是成就每個人如今模樣的點點滴滴。

也因為他們,我才有動力去那些遠得要命的地方,爬長得要命的城牆,或是走那些人多到不行的景點,因為他們,讓每一趟旅程都像一場冒險,處處藏著驚喜與歡笑。


|文化交流與旅行|

跫音碎胡同 眾星劃靜夜

柴靜說 2014年,北京汙染天數有 175天。於是想像中的北京,就是一片灰濛濛與看不見臉的世界,然而七月中的北京,即便沒有APEC,也比其他時節更容易見到藍天。於是趁著幸運的好天氣,用繁忙日子間的縫隙,把自己丟進這座千年古都裡,穿梭人群如穿針引線,織起對北京的另一份感情。

整座城市裡,新舊並存的地方越來越少,除了人們戲稱的北京一環紫禁城以外,在高速經濟發展下,整頓市容、創造文明社會的中國有了新一代破四舊:「舊小區、舊胡同、舊攤販、舊古城」,每一個曾經,都在一步一步地被拆除、重建、改造、裝修。我們去到近乎每一條知名的景點、胡同,都是經過重新規劃而呈現在遊客眼前的。也因此,我幾乎不願去那些大名鼎鼎的街巷,反而常常鑽進不知名的羊腸小徑,甚至會不小心踏入胡同人家的屋裡,在那些紅磚、電錶、與雜物的擦身之間,探尋老北京的凌亂與曾經的繁華。而在文化創新與講究個人特色的社會風氣下,也有越來越多的店家、複合式工作室或設計空間,隱藏在那些杳無人煙的崎嶇陋巷裡,偷藏著北京的一隅寧靜。

在北京,我看過兩次整片的星空。一次是下班後,跟著土生土長的北京朋友開車一路向著密雲的山上駛去,午夜十二點的路上空無一人,只有偶爾超越揚起飛砂的貨車,那時候甚麼也不想管,只想逃走。幾次峰迴路轉,幾回上坡下移,我們開到了一處不知名的地方,停在道旁的空地上,關了大燈,下了車,抬頭的一瞬間,流星劃過,來不及許願,只記得「嘩!」一聲,讚嘆滿天的星斗,彷彿還看見了銀河。聊了一整個夜的天,直到初見魚肚白,才起身回程,路上還在日出東方凱賓斯基酒店停歇,看太陽升起,將空氣從凜冽裡回溫。

  一次是半夜兩點,我和室友們搭著好不容易叫到的滴滴(大陸叫車APP,代指私家車),在一片霧霾中前往大柳樹市場,來到連許多北京人都不知道的「鬼市」開眼界。這半夜兩點才開市,一見日光就收攤散去的市集裡,充滿各種二手物,真正在消費的客群,都是眼光精準技巧熟練的淘寶戶,平均年齡都在五十上下。不問物品來源、特殊的殺價手段與比價手勢、或凌亂或細瑣的物品堆疊,種種潛規則與互動模式讓我們在一旁看得一頭霧水,但是觀察每個人的表情、肢體、與眼神卻令人好奇並感覺有趣,兩個小時的遊蕩,根本沒辦法將整個鬼市逛透。而天漫霧黑,每個人無論賣家或買家,都手持手電筒,透過光束尋找自己的心儀之物,也因此放眼望去,盡是閃爍移動中的光點,或明或滅,像是撒滿地的星光,用窸窣低沉的說話聲作背景樂。

青天蔽殘城 駿馬奔綠野

在實習的期間,我和室友們一起參加了兩次令我印象深刻的活動,一次是爬「野」長城,一次是到河北的「壩上」享受了三天兩夜的草原風光。

野長城之狂,在於它的陡峭、不經修繕、與自然風光。北京周邊最知名的野長城為箭扣、慕田峪、司馬台、古北口。我們這次選擇報團,跟著嚮導走一回箭扣長城。路途才剛開始沒多久,我就因為鞋子過緊頻頻抽筋而暫停在道旁休息,但也因此結識了兩位在北京工作,剛從台灣旅遊回來的驢友(大陸對旅友的戲稱)。後來一路上,便與他們並肩而行,偶爾聊聊北京與台灣,偶爾問問工作與生涯,偶爾幫彼此拍拍照,但大多時候,都是認真小心地手腳並用向前進或向上攀。

山的雄偉與祥和,在幾度攀上烽火台的時候映入靈魂。遠山疊翠如潑墨山水,山谷人家的餘煙裊裊,即便身旁盡是來挑戰野長城旅客的喧鬧,也不擾登高遠眺的平靜與驚嘆。回頭望盡方才走過的路,是沿著山稜堆砌而起的歷史痕跡,在薄淺的霧中若隱若現,卻不似仙靈藏身,反而散著厚實艱苦的民族精神。

從早上十點一路步行、攀登,到下午四點,疲憊已經浸濕衣褲、滲入皮膚,也因此在最後一段牛崎腳邊的U型路線前,押隊的一群人兵分二路,原本想要跟著直接下山的夥伴一起盡快結束旅程,但那兩位新認識的朋友卻鼓勵我走完全程。如今回想起來,感謝他們的半哄半騙。走過那半片山,撐過勞累的極限後,竟然又見自己的新境界,在刺激的陡降坡上放聲歡叫。原來在堅持過後,是無盡無悔的暢懷。

另一次是相隔一個禮拜,在星期五晚間出發的壩上草原之旅。六個多小時的車程,從朝陽經順義、懷柔、密雲一路向北,到達已是子時。一下車,沁涼的空氣瞬間驚醒方才熟睡的呼吸。在人稱「京北第一草原」的兩晚,我們都住在簡樸的農家樂裡,在飽餐一頓夜宵過後梳洗就寢。

兩整天的行程之一,騎馬遊「原」。基本的騎馬解說之後,在沒有人牽馬(當然你可以選擇多付小費讓人牽著走)的情況下,四十幾匹馬在馴馬人的吆喝下浩浩蕩蕩地出發了。雖然不是第一次騎馬,但還是第一次任高大的馬時而快走顛簸肺腑,時而慢行與其家人聚在一起。兩座驛站,四個小時,因為小丘隨地勢而起落,這裡沒有一望無盡的草原,但路上的風景依然寬闊得令人心曠神怡,即便風涼而冷,卻因為要用盡全身肌肉控制擺動與配合馬蹄節奏,所以中和出微暖的體溫。直到旅途將近,我們遇上一大片廣袤的平地,忽然馬隻四散,開始馳騁在草原上,整個人因馬高速奔跑下自然地與之合而為一,原本因節奏與姿勢不正確的不適感,都瞬間消失殆盡。那種彷彿飛揚在草原上的暢快,讓人驚艷得一輩子難忘。

遊樂園裡的漆彈、射箭、滑草;山坡上望遍平原的夕陽;隨處可見的牛肉乾小販;夜幕低垂時的營火狂歡;閃電湖的平靜與天空的蔚藍,每一寸進入眼簾的土地都泛著初秋的微黃,點綴著蒼勁的蔥綠,襯上無垠的青天,形成一張張動態的明信片鑲進記憶裡。

 

|自處與反省|

再見孤獨:時間治癒的,是願意自渡之人

整個大學期間,第一次去大陸是參加十一天的福建交流,之後又到了南京交換半年,期間也曾幾度到過其他大小城市旅行出遊,因此這次到北京實習,對大陸的生活環境算是駕輕就熟。不僅用語差異上已多有了解,對大陸互聯網應用的多元及物流系統的快速也有所適應,但面對自我,卻仍然不斷遇到新的難關需要去調適。

雖然過著集體同居的生活,平時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去公司的路上,但許多夜深人靜的片刻,不明所以的空虛與無以名狀的悲傷就會席捲整顆星球,困我在逃脫不開的煩躁與無力裡。也許是社會、親朋好友對我23歲的期待不知不覺的壓迫,也許是自己對未來發生劇烈變動的適應能力有所懷疑,也許是在渴望安定與遠走天涯間有了掙扎。很多人的二十幾歲都會經歷過類似的困惑迷茫,時間或長或短。每一次的出走,都是在不斷嘗試,卻在過程中也不斷對自己產生懷疑,感覺到深不見底的不安,再嘲笑戲謔自己的多想。

腳步快速、競爭激烈,是世界各大城市的通性。北京是個充滿活力的城市,在商業創新與發展上擠入世界的前驅,CBD裡隨時都有新的商業布局誕生;林立四方的精品百貨、品牌獨立建物,標亮著消費能力的強大。然而這也是無數底層人民從事著的低薪工作,造就了這片欣欣向榮。在這裡富貧並存,新舊共體,然而人們並不因此而有溫柔。

紊亂的交通混和嘈雜的喇叭與總是搶快的群眾,腳步紛沓沒有一絲歇息;做大事與誇大口是一體兩面,看似闊綽豪爽的背後並不一定有相對的信任;壓力的龐大與生活的苦悶攪和成黑色幽默流竄在各個場合裡。北京是個極需成長也正在成長的大都市,它的文明建設與人們的素質都還在完善的階段,也因此讓人著迷。但它雖然迷人,卻很孤獨。

在這樣的城市裡,自己的脆弱很容易在黑色染上日落之後現身,幾回的奔逃遠走、閉關獨處都沒有效果,也曾經與朋友視訊,與伴侶談心,卻依然對越是熱鬧的環境唯恐避之而不及。直到某天下班回家的路上禁不住的嚎啕大哭一場後,坐在小區中庭的椅子上吃著外賣,與剛好出來遛狗的,來自加拿大但在北京出生的高中生鄰居閒聊,才好上許多。

我們總有機會遇上低潮,載浮載沉地掙扎,或強顏歡笑,或害怕逃避,左拐右彎就是不願意直面它。但唯有透過一次又一次與它相處的練習,接受,才有可能放下。

 

|我還要說|

最後一杯cocktail 後會也許有期

想起與同事一起出差看展,一起參加北京國際設計周開幕式走藍毯,一起在電子音樂趴裡玩瘋,一起唱歌吃髒串,一起點外賣拚優惠;與室友一起下廚做飯,一起旅遊拍美照,一起看舞台劇吃好料,一起窩在客廳看電影大叫大笑;還有與其他熟識或新認識的朋友們一起打籃球吃夜宵,一起開車在北京夜晚的街頭亂晃,一起在爵士樂酒吧喝酒跳舞,一起在咖啡廳裡寫字看書,一起拜訪地瓜社區的創意空間,一起去逛北大清華與中國傳媒,一起吃德國菜喝德國啤酒,一起用川菜交友用川菜送別。所有的美好加乘,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再只是一句你好和再見了。

沒有一起的那些時間,有對自己更多的認識,了解,與掌握。就如初見職場風貌,雖然沒辦法和人人都是朋友,卻能透過與人的互動,調整出在不同場合、面對不同人群都依然令人舒適的態度,面對自己,也是一樣。

經過三個月,這座城市已經裝進我的友誼、我的成長、我的愉悅沉著與我的五味雜陳,成為世界上想念起來有溫度的一處家鄉。

所以北京,我們後會有期。

 

文/郭子苓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競賽:國際遺傳工程機器設計競賽 iGEM】楊育杰:永遠走在最前頭的白日夢冒險王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會議:全美學習服務年會】陳祖瑤、李盈萱:你只需要六十分的勇氣,別因為年輕就看輕自己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實習:北京萬博宣偉】林博硯:不甘是百分之九十 我想成為很棒的人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會議:HPAIR哈佛亞洲暨國際關係會議】吳怡儒:失敗又怎樣,頂多浪費力氣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競賽:海外旅遊記者實習計畫】王揚閔:誰說專長不如人,我用創意玩泉州!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實習:北京氪空間】鄭泳榤:抓到了方法和思維邏輯就很簡單!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競賽:海外旅遊記者實習計畫】翁珮恒:用更廣的眼光,做更深的報導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