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line 2018第四屆春季實習心得分享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人物專訪:遊牧行】楊祐瑜—在東南亞與青藏高原感受不確定,來一場心的遊牧。

因為多元和差異,世界才能運作下去。

請楊祐瑜用一句話形容自己,如同藏區牧場四季顏色的變換,她說自己像「大地色系」的人,「也許不是那麼亮眼,但相處起來給人舒服、容易親近的感覺。」在相隔超過兩千公里的對談中,從螢幕一瞥她在藏區的生活模樣,藏人的日常似乎變得不是那麼遙遠,而這一切,從大四參與柬埔寨的國際志工開始,幾年輾轉之下,將她的心放飛在空氣稀薄的青藏高原中。

圖/村落漫步採花,送給民宿主人的爸爸(攝影/陳奕維)

 

|從東南亞開始,在服務裡感受文化

楊祐瑜大學前三年擔任校內熱舞社活動長、系上營隊總召,也參與過返鄉服務梯隊,看似和海外毫無關聯的生活,因為大四寒假同學邀約接觸國際志工組織,開啟她與東南亞的不解之緣。畢業後的暑假,楊祐瑜在柬埔寨暹粒待了一個月,對於觀光區的繁華與原始村落發展的巨大差異,她想了一下說,「沒辦法比較哪一種生活比較好,但如果有機會讓更多人了解當地人真正的生活,或者世界上不同角落的故事,我覺得是很有意義的。」懷抱著想提供更多人對異地深度的文化認識,楊祐瑜成為國際志工組織的專案負責人,在印度、緬甸、內蒙古間來回移動,規劃不同專案內容讓更多人參與。

為了使每次出隊進行順利,楊祐瑜需要在預算與現實之間做完整的考量,不論是行程細節、工作需求,甚至聯絡當地窗口溝通,「許多組織以課程教學的軟性活動為主,我們主要做實際硬體建設,像在印度蓋房子、緬甸蓋教室和內蒙古種樹等等。我還需要安排航班、飲食住宿、找機會讓志工深入當地家庭訪問、進入學校參訪了解教育現況這些大小事,想辦法加入不同的元素去豐富行程。」從隊員轉為領隊再到負責人,楊祐瑜變成最熟悉整個活動的重要角色。

圖/與印度在地組織合作,協力造屋(攝影/許淑閔)

 

某次接觸緬甸戒毒所的經驗,大大改變楊祐瑜過去的價值觀。「有些人吸毒的確是因為朋友影響,但有些人是家中經濟依靠種植罌粟獲得收入,在這樣的環境下,小孩更容易染上毒癮,即便長大後他們非常後悔,但現實情況就是如此,並不完全是他們的問題。」這使她回過頭檢視過去接受的教育中,那些單一標準評斷人的狹隘方式,漸漸不再用是非題、選擇題去批判一個人的外貌、行為甚至想法。大學以來時常面對家人詢問未來職業選擇,楊祐瑜沒想過投入公教體系,「以前我覺得那種穩定的工作太無聊了,怎麼會有人願意一直做那些重複的事?但走出去看見更多人事物後,才明白每個人適合的生活都不一樣,這個世界本來就要有多元和差異,每種工作都要有人做,才能順利運作下去。」

 

在東南亞和藏區看見與台灣的差異,楊祐瑜提到關於做事方式截然不同的方式,「當地人步調普遍很悠閒,往往事情到眼前才開始想該怎麼辦,不像台灣習慣事前規劃好所有事,不會有這個月就預約下個月的餐廳這種情況。」一開始身為兩地的橋樑,面對台灣人常想要掌握所有變數、確認所有細節,而東南亞人卻總在不確定的狀態中,這之間的不適應讓她的壓力難以排解。「面對未知的時候,周圍的人會想從你身上獲得答案,來緩解自己的好奇或恐懼,如果我無法回答他,那些的壓力就會反射到自己身上,變成一股龐大焦慮。」漸漸學會區別「焦慮」是自己還是別人的之後,楊祐瑜不再那麼排斥不確定,開始習慣未知帶給自己的不同可能和驚喜。

圖/甫踏入印度村落,村民準備的驚喜見面禮(攝影/許淑閔)

 

|在四千公尺上用信仰去保持生活熱情

從東南亞到藏區,一次朋友的邀約,楊祐瑜踏上「青海省玉樹市打工換宿」的冒險,一連串的緣分牽引,她成為遊牧行的一號員工。想要讓台灣人認識的藏區是什麼樣子?她回答,「很多台灣報導對藏區的描述太神聖化,其實真正和他們生活在一起過,就會知道那些只是牧民的日常。藏區裡有很多傳統智慧值得了解,但現在牧場生活型態在縮小,古老的生活方式在改變,如果就這樣失傳很可惜。」所謂的藏區並不只是西藏自治區,包含青海、四川、甘肅、雲南都有藏民分佈,部分藏民在政治中的敏感身份,使他們在地理移動受到限制,「但他們心中對自由的渴望,對學習新事物和熱情,我很少在台灣人身上看見。」

圖/偶遇藏式婚禮,毫不猶豫換上藏裝,歡樂出席(攝影/Pei Jen Lin)

 

藏民虔誠的信仰與生活方式固定,是什麼原因讓他們願意一直生活在高原很少離開?「一個是地理因素,就像我們到高原容易有高原反應,藏民到平地也會不適應,同時對傳統的堅持也很難離開藏區到城市生活。」這個問題似乎少有人詢問,停下來想了幾秒楊祐瑜接著說,「二是信仰,我感覺在台灣對信仰常常抱有目的,就像考試拜文昌帝君、談戀愛拜月老、保平安拜土地公,但信仰在藏區是融入生活的,宗教就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不帶任何目的性。」

跟著藏民轉山和轉經祈福時,楊祐瑜曾問過藏民心裡在想什麼,「他們認為自己是為眾生祈福,因為自己也是眾生的一份子,眾生好他們就好。」面對牧場上的蟲子,台灣人當下想到用防蚊液保護自己,藏人卻開始念經為牠們祈福,「他們非常珍惜生命,想以最低的損耗去獲得能量。吃牛肉是因為一隻氂牛,就能餵飽一家人一個冬天,如果換作是雞鴨等小型動物,需要很多數量才能做到。」因為文化差異造成對待萬物方式的不同,其中並沒有誰對誰錯,但這些故事形成的衝擊,讓楊祐瑜擁有更包容的視野去看待世界。

圖/藏人的傳統生活方式,與土地、萬物緊緊相依(攝影/Kame Syu)

 

|生活只是選擇的不同,舒適圈之外我們擁有很多機會

仍在海外與台灣穿梭來回,楊祐瑜說,「台灣這幾年有更多元的聲音出現,提供大家思考一些過去習以為常的價值觀,背後是不是真的合理。有時聽身邊的人說台灣是鬼島,我卻從來沒這樣想過。台灣氣候舒適、工作機會多,我去的東南亞和藏區生活條件相對來看,都沒那麼好,像在藏區冬季動輒零下二十幾度,人很難找到工作,但這些都是生活方式和選擇不同,每個國家都有當地的問題,沒有一個國家的生活是完美的。」

畢業後五年降落在不同國家、接觸各式的年輕人後,楊祐瑜認為,「台灣年輕人擁有非常多的管道學習一技之長,包含進修推廣部、社區大學等等,只要有心要學東西都不是太困難。換作是藏區和東南亞的年輕人,他們未必有這麼多機會可以學習。」關於台灣青年的困境,她想了想回答,『台灣真的相對友善和舒服,雖然另一方面來看也是安逸,可能我們已經過了「生存」的門檻,現在我們是想怎麼「生活」。以印度不同的種姓和緬甸華人來說,他們還是面臨很大的生存壓力,從小學習多種語言,生活的環境得面臨不同族群的競爭。』

圖/轉山掛經幡,是藏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攝影/陳奕維)

 

如果回到大學,她會給當初的自己什麼建議?楊祐瑜給了一個也適合現在大學生參考的回答,「多嘗試和自己原本專業不同的領域,除了自己本身要努力的事之外,花一些時間關心周圍的人或小小的族群是重要的!多培養一些社會關懷,對社會中的少數族群、移工或特殊議題給予一些關注,如果每個人都願意多了解其他人背後的想法和行為,社會中的爭執和不諒解會減少很多。」曾經打算去印度唸書的楊祐瑜,暫時擱下對進修的念頭,繼續在遊牧的路上,和一群對高原懷抱熱情的人們,看著風中的五彩經幡,讓藍天、白雲、紅焰、綠水、黃土帶給每一個到來旅人,屬於高原的祝福。

 

 

採訪編輯/戴瑀萱

相關文章:

【志工:泰北教師】林佑諭:從孩子身上的內斂與瘋狂找到自己
【志工:坦尚尼亞醫療服務】鄭若文:發現自己的缺乏,再次出征依然滾燙
【逐浪焦點人物:陳凱翔】One-Forty 的起源,半年的Gap Year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會議論壇:海峽尋新台北論壇】陳冠儒—保持對生活和世界雞婆,讓每一次參與都有價值。

「無窮的遠方、無數的人們,都與我有關。」

在舉辦海峽尋新台北論壇的空檔,陳冠儒的言談回答中,交錯著大學生特有的慣用詞和語氣,仍掩蓋不了他超越同齡的思考方式和洞察眼界。在他引用魯迅的話為人生觀的同時,每個問題都像一把鑰匙,一探他從小就心朝世界的那些門,不知道解鎖後會有什麼樣的迷人風景。

 

|「對啊!我就是雞婆」

圖/個人獨照(陳冠儒提供)

「我是一個很雞婆的人」,陳冠儒邊講邊拍手、貌似很滿意自己的回答。訪談間觀察他與團隊夥伴對話一來一往,彷彿可以看見「雞婆」兩個字浮在他的周圍,或者是帶點親切的三八,像婆婆媽媽殺價會用的口吻回應。那雞婆,是「我什麼都想試試看」,從台大模聯社學術部到學生會幹部外籍事務部長,讓他建立更嚴謹的思辨邏輯;那雞婆,也是「我看見朋友有夢想都會幫他一把」,像是和學弟妹分享過去經驗、協助朋友面試外交部青年大使等,能幫助別人創造自己的故事,陳冠儒也同樣開心;關於雞婆還有目睹外婆家中外籍移工的困境,決定深入了解人權議題,從收集資料、聯絡教授與學者前輩、比較政策與法規等花了半年,最後前往泰國人權與發展基金會(HRDF)實習,深入了解緬甸移工在泰國工作與生活。實習結束後,陳冠儒整理一份報告書提供政府單位相關建言,也透過多場演講和大眾分享移工在台灣與世界的現況。「當你自己走得越遠、看得越深、感受到的不平等會越多」,陳冠儒相信只要持續行動,好的改變會在未來的某一刻發酵。

 

|從外文到政治,堅定改變會成真的信念

圖/擔任第三十屆學生會外籍事務部(NTUEA)部長期間舉辦之青年講堂(陳冠儒提供)

關於外文系與政治系帶給自己的影響,他說,「外文系可以是折磨也可以是享受,折磨來自於你不喜歡文學、享受是你喜歡閱讀,但不管用何種方式面對,累積出來的實力都是扎實的。」外文系因為需要閱讀大量的英文文本,根據故事脈落、人物角度去做通盤分析,可以縝密的訓練「批判思考」,也提供建立「涵養」的機會。「在和別人交談的時候,對方其實也在測試你的知識含量到哪裡,當你懂的越多,越能透過累積的涵養去反思自己的想法。」如果說外文是陳冠儒的興趣,「政治系是我心之所向,參與各種活動後,我感覺自己的志業就在那裡。」目標是進入國際組織工作的陳冠儒,觀察身旁有些同學沒有方向的原因,「因為不知道自己想幹嘛,加上桌子上選項太多,很多人一進來後就沉下去了,直到快畢業卻還不知道該怎麼準備,發現準備什麼都太難了。」

 

「人文科系的弱勢其實也是強項」,自己曾經也懷疑過人文學科的價值,陳冠儒分享政治社會學課堂中吳玉山教授提到一段話,「人文科系的知識層級是較高的,底層知識如數學、物理化學等客觀的學問,能夠透過實驗量化證明;中間如醫學、政治經濟,是介於具體與抽象之間,同時講求客觀與判斷應用;上層則是哲學、文學,因為它是完全抽象、無邊無際的,憑藉經驗與想像聯結產生。」老師這一番話以及過去累積的經驗,「雖然在台灣目前能賺到錢的都是基礎學科,不賺錢的都是頂層知識,但人文專業建立起來後才讓我相信自己是有價值,相信社會科學是可以改變世界的。」陳冠儒時常和別人說他是個「文人」,因為文人擅長的「批判思考會影響你的工作態度,涵養則會影響一輩子,這些都是肯下苦功、就會跟著自己一輩子的東西。」

 

|有目的和產出的評估,才能把活動意義最大化

圖/東南亞國家深度研習計畫,赴泰國清邁近郊與當地緬甸勞工進行討論(陳冠儒提供)

如果詳列陳冠儒過去活動經驗,旁人常常會有兩極反應,一則崇拜嚮往、一則不以為然貼上「活動咖」的標籤。對此他有些無奈的說,「我其實想跟大家說不要隨便參加活動」,因為過去的經驗累積下來,每一個活動都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精力甚至金錢。「如果你參加活動不是透過遴選機制出來,就別參加了,因為你沒辦法在有限的時間內獲得你想要的東西,千萬要記得每個時間砸下去都是成本。」

 

談到這兩年美國、泰國、菲律賓、廈門、上海的國際參與經驗,陳冠儒原本輕鬆的語氣頓時收緊,嚴肅起來。「大學很多活動像打嗎啡,很多東西當下的確很感動,感覺很棒,但睡一覺隔天就忘了,關鍵是怎麼把感動延續下去和產出成果。我不希望別人羨慕我很會參加活動,我有個原則:不參加不透過甄選的活動,因為透過遴選才能留下真正想參加、有想法且有抱負的人。」乍看之下,陳冠儒似乎常被生活中不經意發現的問題觸動,想做出一些改變,其實他參加活動十分謹慎,會經過仔細衡量。「我很喜歡向外探索,同時很務實的去面對現實。假設現階段我需要經驗和人脈,我會透過活動去累積,幫自己往上跳一個層級。如果不去思考需求,參加活動就變成一種浪費。」

 

透過規劃目標和妥善計畫,陳冠儒在每一次的活動都要求自己要有產出,做出一點改變。「沒看見不代表不存在,如果說醫生是一對一救人,我更希望能一對一百、透過政策去救人。面對社會很多是結構性問題,在不同地域下有不同處理方式,但你要夠雞婆才能在這條路走下去。」平時就有收集海外機會的習慣,許多機會來自他的主動出擊,即使對方沒釋放職缺名額,他仍想辦法用網路上的管道聯繫想要接觸的單位,爭取資源開始他想做的事。

圖/ 海峽尋新台北論壇全體人員參訪大陸委員會,與陳明祺副主委對談(陳冠儒提供)

關於最印象深刻的經驗,是一次兩岸交流論壇時,陳冠儒和大陸代表的對話。「他覺得台灣國際參與度很低,不知道該怎麼解決,當下對方也沒意識到兩岸關係矛盾的主因其實是大陸,但我們提出一個思考:二、三十年後,如果我們代表兩岸在談判桌上,會不會因為這次的交流與認識,讓那個重大的決定有所不同?」這一段話讓陳冠儒成為2014年海峽尋新台北論壇停擺以後,再度復辦的主席。「我相信那個改變很小,也需要長時間經營,但你不做誰來做?」在半年內找齊團隊、募集經費、建立遴選機制,因為之前政治情況不允許而被停辦的活動,被陳冠儒重新搬回台灣青年的面前。

海峽尋新是尋求台海問題和平新解的青年學術論壇,希望能透過「互動式衝突分析與化解」會談形式,保障兩岸代表的言論與思想自由。透過集結大陸、港澳、台灣兩岸三地青年,在一系列專題講座、模擬國際中的衝突進行辯論,甚至起草宣言來貼近真實情況。『政治是有力量影響兩岸關係的。前一代的抗拒帶給我們這一代的安定,他們普遍不希望你「惹事」。可是有前輩告訴我,不要讓前一代的包袱阻擋我們應該做的事情,不要怕被貼標籤。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責任,上一代是為經濟環境努力,我們這一代應該想想下一步可以怎麼做。』

 

|在放鬆之餘,保有韌性去被世界看見

圖/2017年寒假赴美國參與哈佛大學在亞洲計畫(HCAP)(陳冠儒提供)

一路走來,因為自己「感性而堅定」,陳冠儒說,「感性是從小到大我去做這些事的主要原因,很多事情沒有投資報酬率,缺乏感性你不會相信自己做得到、會帶來改變。」在了解政治就是眾人之事後,也進一步看見「法律是用來管制經濟,法律創造規範,經濟創造奇蹟,兩者是相輔相成的。」因為對了解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問題感興趣,,他申請至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SIFL)實習,親身感受大陸的高速變化。關於省思他說,「大部分台灣人覺得活在台灣就夠了,不需要再踏出去了。你知道上海很繁忙,但你沒有搭過早高峰擠地鐵去上班,你不會有很衝擊性的真實感受。我們在台灣被保護的太好,所以不容易有其他嚮往。」

 

「有些台灣年輕人太愛玩了,注重享受、關注的事情不夠深」,國外不也很重視休閒嗎?我提出反駁,他笑著解釋,『「放鬆」和「鬆懈」不一樣,之前和哈佛大學的學生交流,住在他們的宿舍,觀察他們對生活的規劃非常自律,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但台灣人常常透過享受去避開生活的壓力,心態一下就變成鬆懈的狀態』,仍在釐清兩個詞的微妙差異時,他進一步說明,「放鬆是生理、鬆懈是心理,這建立在一個人夠不夠自律、清楚自己的目標上。」

 

|每個人的差異,都值得成為好的故事

圖/廈門政府邀請參與第十六屆海峽青年論壇(陳冠儒提供)

如果說我們的優勢在哪裡,陳冠儒認為,「台灣青年有異質性,更有股韌性。比起大陸、韓國,因為地方小踏出去的人不多,一旦被看見了就容易受重視。在國際活動中,西方人士普遍對華人都不是非常友善,所以至少要透過英文去跟別人平起平坐,不然人家為什麼要聽你講?」然而,困境同樣是國家主體在國際局勢不被承認的無奈,「我們的資訊存在不對稱,這不是網路能不能搜尋到的問題,是許多國際組織如聯合國(UN)、國際勞工組織(ILO)、國際移民組織(IOM)都不在台灣設點,周圍相關活動我們參加不了,社會也沒有鼓勵你立足台灣、放眼世界的氛圍。這樣不會讓你有:我做得到的感覺。」

 

對於年輕一代的想法與建議,陳冠儒認為是「要幽默」、「要沈得住氣」、「不要看輕自己的故事」。「不要看輕自己的故事,比起活動經歷,我更看重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重要的。很多人聽完我的故事常覺得自己是不是白活了,但每個人的生活是不一樣的,而每個人所參加的活動都有不同的價值。我有這麼多不同的經驗反而像沒專業,也還在探索自己的路上。多跟別人相互交流,不要覺得自己的故事不值得說。」從外在看來活潑大方的個性,陳冠儒有個老成的內心,「ㄧ個人一定要學著沈得住氣,背後代表的是夠不夠內斂。也記得要培養幽默,提升自己的同時能夠自嘲,才能更好的化解尷尬、紛爭,豐富自己的生活,不然人生很無聊。」

 

在大學的最後一年,被爸媽堅持送上台北念書的高雄男孩,在英文、政治、經濟的交集處,還會遇到無數的人,堅定地走向他認為值得改變的遠方。

 

採訪編輯/戴瑀萱

 

機會攻略:海峽尋新臺北論壇

  • 機會種類:國際論壇
  • 機會地點:台北
  • 申請時間:依官方公告
  • 申請資格:18-35歲中國大陸、港澳及海外華僑、臺灣青年
  • 申請流程:線上表單書面報名、一階面試、二階面試
  • 機會回顧:2017海峽尋新臺北論壇

相關文章:

【論壇:2017歐洲論壇】楊絜茹—別被否定綁架,我們的努力沒有那麼不同

【會議:HPAIR哈佛亞洲暨國際關係會議】吳怡儒:失敗又怎樣,頂多浪費力氣

【會議:亞太經合會青年之聲】讀者投稿—文化兼容能讓我們成為改變的種子(上)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獎助學金:捷克高等教育機構短期進修】華攸博:「勇於表達」是你發光的關鍵

常常覺得自己不如人?你不知道台灣人的優勢其實是………


處在厭世代,面對競爭的環境許多台灣青年容易感到不自信,看不到也找不到自己的優勢,雖然怕自己不被看見,卻不知道該如何展現自己。今年剛從台大國發所畢業的華攸博深知台灣青年的困境,從高中時期開始向世界招手,試圖在國際舞台找回台灣青年的優勢與能量,而華攸博也將再赴歐洲攻讀
Global Markets & Local Creativities的碩士學位。

圖/查理大學獨照(華攸博提供

|每個小小的積累,牽絆著未來的每一步

華攸博說:「回頭看生命中雖然有許多意外的收穫,但其實發生的事都有延續性跟關聯。」世界地圖上滿是華攸博的足跡,就從高中時期開始談起,華攸博當時申請了行政院舉辦的德國文化交流計畫(德國 PACT Aachen 2009 文藝交流),不僅是藝術、文化的感知,也大大引發華攸博對NGO議題的熱忱,就像是一把打開世界大門的鑰匙,讓華攸博決定緊抓每個國際機會甚至計畫未來到國外的社會企業工作,看見世界的不同面貌。

 

或許是體內的不安份因子使然讓華攸博因緣際會碰上了「捷克教育部 赴捷公立大學/教育機構短期研習獎學金」的申請機會,從學校公告得知後,華攸博繳交書面資料後進行錄取率約為六分之一的面試,華攸博也分享該如何準備面試:

1.捷克國情介紹:從書本、網路找資料做功課。

2.個人經歷:每一個過往經驗都是亮點,而該如何從這麼多的亮點中找到能夠凸顯你個人特質的部分呢?華攸博建議從「影響你最深」的事開始說起!

3.心態準備:先徹底了解自身的「動機」並反問自己:為何要來參加、對計畫的了解程度、自己與計畫的關聯性為何?

4.語言準備:從校內相關社團中接觸外國人或是找對該計畫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練習。

5.國際關係議題:由於華攸博本身所學為國際關係,免不了探討台灣的外交問題,而她答到:「國民外交是人人都可以做的事情,像是可以分享傳統樂器武術茶文化等,這些都是讓外國人會眼睛一亮的文化,中華文化與台灣文化其實並不衝突。」即使是面對較敏感的國際關係問題也能善用台灣人與生具備的文化軟實力應答。

另外,除了書審與面試,尚需獲得捷克當地教育機構撰寫的邀請函才算大公告成,這聽起來好像很難!但華攸博表示其實該獎學金計畫已行之有年,因此你只需要上網搜尋捷克當地有與international studies的相關科系,並將自身的學術背景、讀書計畫、獎學金申請說明寄發e-mail至該校的招生部門詢問即可,也會很快得到回覆。

 

|回顧那一年在捷克的日子,歷史與國際關係的並存與上演

圖/捷克國家劇院欣賞戲劇(華攸博提供

華攸博指出有堂令她印象深刻的課程:捷克的歷史與戲劇,每週校方會安排到劇院看戲,除了欣賞舞台效果、演技,戲裡更多的是與捷克歷史相關的劇情,不論是當地、外國學生都從中更加了解捷克的成長故事。除了校內的學習,在校外,華攸博主動參與「國際關係協會」所辦理的課程,身為唯一的亞洲人,她發現外國人其實對台灣、中國的兩岸關係甚至南海議題都有所了解,這次試著把眼光拉遠,用更大的視野聽見更多來自外國朋友的思維與觀點。

 

同年,華攸博趁著習近平到訪捷克的機會,用自己的觀點紀錄下發生在眼前的國際大事件,並投稿到天下專欄(【投書】當小鼴鼠遇見熊貓──「捷」足先登或芝麻開門?)那年也適逢難民潮大規模湧入歐洲華攸博看見社會中產生不少對政府表態「關閉邊界的立場」的輿論,然而她知道國際關係不再只是紙上談兵,而是正在發生。

 

|石頭路、城堡、舊城,走在夢裡的生活

圖/捷克查理大橋與城堡(華攸博提供

在花費方面,因不需繳交學費,獎學金可支應一般的食宿費用(住宿舍、自行下廚),華攸博說將近一年的求學花費若不含旅費十萬台幣以內則足夠,而長期的海外生活不同於旅遊行程每天探訪新景點,華攸博建議,前三個月像是探索期,處處充滿新鮮感同時也揣摩在不同國度間的生活默契,但三個月後則要轉為計畫式生活,往上堆疊生活的質量,從跟自己的相處中更加了解自己喜歡、需要的是什麼?走在捷克的舊城、眺望古老的城堡,不再是如夢一般的不真實,而是真切的感受到踏在石頭路上的每一個步伐。

 

|世界商業論壇,勇於表達是入場券

圖/世界商業論壇團隊合照(華攸博提供

華攸博也於2017年參與於德國科隆舉辦的「世界商業論壇」,而該年的論壇主題與科技保險太空市場未來交通AI等等相關,華攸博認為,商科的人可以從論壇中思考如何與內容創造連結再反觀所學是否有跟上時代的潮流?而對非商科的人來說,未來接觸商業市場時則能思考自己能夠扮演什麼角色?論壇於第三天安排簡報環節,華攸博驚嘆:「儘管年齡相仿,但同學都很厲害,有人是音樂播放程式設計師、有人是過濾污水產品的發明家,許多人都已小有成就。」儘管身邊的參與者來頭不小,華攸博最終不但成為十二名代表之一,還獲選在世界商業論壇的主舞臺發表正式演說。

 

回想這些國際經驗,華攸博表示:「海外經驗讓我改變最多的是變的更加勇於表達。歐洲人習慣在求學時就在各國間交換與交流,也不論意見好壞都願意表達,相較之下台灣人則會擔心說錯話。」而雖我們處在台灣,或許沒有歐洲那樣的環境與資源,我們更應該看見自己的優勢,例如:中文能力、對兩岸關係的了解,華攸博也分享一句馬克吐溫的話:「春天第一個赤腳,秋天最後一個穿皮衣,走得遠遠的,看世界有多大、多奇,永無止休,再無所懼,行俠仗義。」就是不斷對世界保有熱情,因為「很多時候你想做什麼事情,就會看到機會。」

 

採訪/徐瑋彣

編輯/賴亭方

機會攻略:

相關文章:Skyline 一帶一路專題

【匈牙利】從經貿到人文,匈牙利的中西合璧策略
【捷克】展雙臂迎世界,捷克用飛機與汽車躍上國際
【波蘭】三度瓜分兩度亡國,堅毅波蘭乘風再起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實習:香港Alphasights】苟昂書:想擁有不曾體驗的,那你得先嘗試沒做過的事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實習:751北京國際設計周】郭子苓:駐霧霾之都,渡社會之初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實習:北京萬博宣偉】林博硯:不甘是百分之九十 我想成為很棒的人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競賽:海外旅遊記者實習計畫】王揚閔:誰說專長不如人,我用創意玩泉州!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實習:北京氪空間】鄭泳榤:抓到了方法和思維邏輯就很簡單!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競賽:海外旅遊記者實習計畫】翁珮恒:用更廣的眼光,做更深的報導

Continue reading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