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新鮮人都該闖一次的柬埔寨 ,周琬靜:「敢做就有機會做到。」

當外派機會擺在眼前,出走陌生的東南亞還是留在家鄉?

畢業於元智大學工業工程管理學系的周琬靜,目前在柬埔寨擔任外商愛迪達球鞋製造廠的後勤人員,負責IE分析業務。已在柬埔寨闖蕩一年半的她,當初為何在畢業不久就決定踏上柬埔寨這片陌生的土地?柬埔寨的職場文化、企業環境以及福利薪資又是如何?考慮前進柬埔寨、猶豫該不該接下外派工作的你,花三分鐘讀一讀來自過來人周琬靜的深入分享吧!

外派好可怕!? 社會新鮮人其實更該闖

談及自己的專業,周琬靜表示製造業近年為降低人力成本,已經逐漸外移到中國乃至東南亞,所以她早在畢業前就將外派海外納入可能的職涯規劃;除此之外,製造產業對於工業管理或工業工程科系出身的學生本就較為青睞,因此不少工作機會是自己找上門來,再加上外派工作勢必包吃包住,對於剛出社會的她是大為加分的工作條件,「能在外地工作對我是一種誘因,可以趁年輕多嘗試。」特別是因為柬埔寨能花錢的地方不多,若是不經常出門遊玩,存錢的速度將相當驚人。

 

work-in-cambodia-1
外派員工實際參與當地員工的工作日常,也是外派能有的生活體驗。圖/周琬靜提供

檢視海外想像 你所不知道的外派現況

然而據104人力銀行於2015年針對海外工作意願的統計資料,不曾外派東協的人認為外派東協首要擔心的是「人身安全」,而曾經外派東協的人員中則有超過五成指出「語言隔閡」實際上才是最大考驗,其他像是「宗教禁忌」、「健康醫療」等也都榜上有名,說明國人對於海外工作,特別是南進東南亞仍然多有疑慮。

對此,周琬靜說明外派柬埔寨的人員的確流動率極高,一般來說二至三年就會有一次輪替,因為外派人員經常在台灣已有或希望未來有家庭,不會將柬埔寨視作長期工作的環境,更遑論落地生根。「大家不會想要一輩子待在柬埔寨,從醫療水準、教育品質等來看,柬埔寨不是一個適合久住的地方。」但正因流動率高,公司所開出的條件通常也較優渥,對於沒有照顧家庭需求的人員而言,這個機會依然相當具吸引力

 

work-in-cambodia-2
公司提供外派員工機會探視當地員工家庭,走訪柬埔寨家庭,更讓周婉靜認識柬埔寨的真實樣貌,也更能在職場上協助員工進步。圖/周琬靜提供

 

工作觀大不同 直擊柬埔寨職場現況

而實際上,周琬靜前進柬埔寨的原因相當簡單。當時因為學妹曾在柬埔寨擔任義工,對於柬埔寨評價甚好,就這麼說動她答應前來這個未知的國家,而實際生活後發現並沒有想像中不便,反倒是工作習慣及民族性差異讓她花了些時間適應。「這邊的人很友善,但因為經歷過赤柬(見註一),普遍心態常是『都不確定這一生能不能好好過完,你為什麼不享受當下?』,因此缺乏效率,但少數很上進的人卻沒有資源繼續進修,出現很兩極的狀況。」

想像經常需要接觸數據的IE部門,員工卻連從一數到十都有困難,這就是周琬靜必須克服的柬埔寨實況。「柬埔寨的人做事態度比較慢,數字觀念上也沒有穩固基礎,我只能慢慢的去培養他們對於數字的敏銳度,很多困難都必須慢慢解決。」另外,柬埔寨員工與公司之間的關係多半薄弱,常將個人利益放在公司之前,「像公司的東西常常被員工拿走,造成很大的虧損。他們認為公司是公司,台灣人可能會認為替公司賺錢就是替自己賺錢,但他們認為公司的東西與自己無關,偷到的就是他們的。」

除此之外,柬埔寨內雖有許多外商進駐,柬埔寨政府對於外商的相關政策卻十分嚴苛,不僅外商公司每年須提高11%的員工薪資,執法人員亦常刻意稽查外資公司,對當地企業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周琬靜指出柬埔寨政府如此的差別待遇,經常迫使外商公司必須額外付錢給前來盤查的當地人員,以確保營運不受干擾。

註一:1970年代末,柬埔寨當權政府實行極端肅清政策,企圖將國家改造為理想共產國家,但實際上一連串迫害行動導致國家社會制度崩解、幾近種族滅絕,被稱為「赤柬」或「紅色高棉」。

 

新鮮人的練功房 外派挑戰磨練實力

雖說職場文化差異讓周琬靜吃足苦頭,她還是認為外派帶給她的學習經驗以及實質成長值得肯定。周琬靜舉例說明,自己若是待在台灣的製造業職場,很難有辦法以當時剛出社會的經歷做到現在的職務,「你在這邊就是主管,能夠接觸到重要的決定。」因為身在柬埔寨,當地的外派前輩都很願意傳授經驗,甚至有機會直接面對客戶、承擔責任,「所以只要你敢做,就有機會做到。」擁有充足的發揮空間,讓她在短時間內就能獨當一面,她認為這是外派海外才能實行的自我挑戰,因此她特別推薦職場新鮮人若是有機會不妨走一遭柬埔寨

周琬靜最後提點想要外派柬埔寨的人,除了加強自身專業技能、進修語言能力,最為重要的還是人格特質。「我們公司在選人的時候,能力是其次,反而更重視你跟別人相處的方式,要怎麼融入大家、適應環境,畢竟實務能力是可以培養的,但能跟別人相處的能力卻很難培養。」特別是外派後,同事間下班還是處在同一個生活圈,「沒有人會想要找一個難相處的人。」因此她建議考慮應徵外派工作的青年,尤其該注意呈現自己的團隊合作能力。

陳思羽 Selina
在教育、採訪、語言和電影之間遊走,然而書寫與觀察始終是一切的開始、過程與終點。
陳思羽 Selina

About 陳思羽 Selina

在教育、採訪、語言和電影之間遊走,然而書寫與觀察始終是一切的開始、過程與終點。

View all posts by 陳思羽 Selina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