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助計畫:教育部Young飛全球行動計畫】Guerrero:取經北歐育兒價值 由下至上的觀念革新

「優點是不會跟其他組重疊,缺點是一開始跟評審講的時候要花很多功夫去講『為什麼是男性育兒』?」

與陳怡伶、謝璿、劉克賢、杜威儒四人談起參與教育部青年Young飛全球行動計畫的過程,謝璿此句點出四人當時所遇到的難題。「男性育兒」主題涉及層面上至政策影響、下至民間推廣,究竟他們如何準備企劃書進而說服近十間北歐組織同意接待四人前往取經,甚至未來他們將從此計畫開始在台灣社會推起一波可見的觀念改變?

男性育兒
前往丹麥和瑞典的過程中,每次拜訪都激盪出新的刺激。圖/陳怡伶提供

建立關係網絡 做足調查是基本功

由於主題具特殊性再加上團員內部對性別議題的普遍關注,約莫一周內就達成共識決定投入「男性育兒」的企劃發想,而謝璿進一步談到剛開始著手準備申請書時四人必須先了解國內情形,然而都還是大學生的四人表示:「我們一開始對育兒真的沒什麼想像」。幸好當時為了解此主題在台灣的現況,前往採訪台灣婦女新知基金會的政策部主任,從分享中了解許多過去所不知道的新手父母育兒生態,也讓四人最終選擇針對與嬰兒易有疏離感、不知所措的新手父親製作「育兒指南」的企劃內容,並將參訪目標鎖定在育兒政策完善的丹麥和瑞典。

陳怡伶笑說教育部設計的企畫書規定要列出「參訪天數乘以一點五倍」的預定參訪組織,所以一行人訂了主題之後也沒能停下腳步,立刻馬不停蹄的開始搜尋相關海外單位、找背景資料。對此,劉克賢也談到團隊後期聯絡時除了會聯繫已知的丹麥、瑞典組織,也會特別在信件中詢問該組織是否有推薦的其他機構可供參訪,巧妙地藉這小小舉動擴大四人的聯絡清單

 

男性育兒
「Guerrero」團隊前往瑞典swedish institute參訪。圖/陳怡伶提供

電話攻勢主動出擊 化危機為轉機

謝璿表示當時投了三十至四十間的相關組織,卻因為北歐國家正值暑假而收了不少「無法接待」的拒絕信。劉克賢補充道為了打破這樣的窘境,四人在聯繫過程中也從被動寄信轉為主動電話洽談,「我們打電話之後他們才覺得我們是來真的,或是才覺得我們是真的有誠意,我遇到至少有兩個組織是因為我打電話之後才回信的」。透過電話詢問降低機構因並未注意信箱而沒有回覆、無法信任陌生寄件人而忽視信件的可能性,意外成功的多連絡上幾家單位願意接待四人前往參訪。

綜觀當屆參與教育部青年Young飛計畫的隊伍中,四人的隊伍敲定的九間參訪單位算得上是數一數二,說到為什麼能夠說服這些單位,謝璿提出隊伍主題的性質應該是影響因素之一,「可能也因為我們的議題不是營利性的,像是有些已經有商業模式的單位可能就會想收錢或是會拒絕,因為畢竟企業裡面會有一些生意的機密在」。

劉克賢則是補充提出自身對瑞典組織的觀察,「假如說我們是純粹觀摩、想要推廣一些瑞典的想法,其實他們對他們一些價值觀的進步其實蠻自豪的,那我們再幫他們推廣出去,對他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除了因為非營利組織較不受商業行為的限制而更願意接待,介紹過程中也能宣傳組織的理念並提升知名度,這兩個原則更凸顯「如何讓接待單位與參訪隊伍之間都能互助互利」是連繫單位應有的思維。

 

風土、民情與思維各異 移植作法非易事

四人北歐之行中拜訪丹麥議會中的性別議員、瑞典女性事務研究機構、男性心理諮商師以及曾舉辦男性育兒攝影展的攝影師Johan Bävman等處,但越是實際了解北歐當地對育兒議題的作法,四人發現丹麥、瑞典與台灣仍有許多政策層面、社會風氣的差異,「在那裏常常可以看到爸爸自己一個人推著嬰兒車、『Take care like a man』等標語也很常見」。

對此劉克賢表示:「其實在北歐很多的這種社會意識都是從政府開始推廣,但從民間給政府的壓力,某種程度上也可以達到一定的效果,但當然我們能力有限,沒辦法直接與政府做溝通,可是我們可以先建立一個社群,讓大家都覺得這樣做是有意義的,再慢慢傳開。」

 

男性育兒
四人在旅程中除了深厚原本的友情,也培養共事的默契。圖/陳怡伶提供

國內動機不足 修正方向為破育兒印象

陳怡伶隨後也說到回國實際採訪新手父母後,更發現先前所未注意到的「動機」問題。「重點不是沒有寫給爸爸的育兒書,而是字太多、很多資訊很雜亂又互相矛盾。我們才發現如果在他們完全沒有動機的情況下,直接塞給他們一本書也是沒有用,所以我們後來就修改了方向。」謝璿指出這樣的意識讓他們從「製作育兒指南」的初衷,改變為「引進男性育兒攝影展」的媒體推廣。

回顧當時在北歐訪問攝影師的經歷,劉克賢提到:「相片展可以很生動的呈現爸爸有時候在育兒的時候也是會犯錯,但從照片上我們可以看到這是很溫馨的。我們希望這個照片展能夠樹立一個典範,讓台灣的爸爸意識到一個人也是可以很好的獨自照顧小孩。」目前四人也積極與瑞典駐台辦公室聯繫,希望能將這個攝影展引入台灣,從民間扭轉男性育兒的印象,帶起一股向上的力量。

以過來人的身分總結Young飛計畫參與經驗,陳怡伶建議「寧願問題很小但能做出改變」,尤其該計畫要求參與隊伍必須從永續發展方向中挑出企畫書主題,很容易在題目中模糊焦點而無法提出詳盡的解決計畫。謝璿也進一步提出「跟評審講清楚你到底是要解決什麼問題、你要解決的對象是誰、你要用什麼方法解決?這三個是你必須釐清之後才提出你的企畫書。」杜威儒則指出評審經常詢問隊伍是否能注意到台灣與他國的差異、是否已有類似組織在台推動同類型的活動,因此也建議參與隊伍務必將此納入考量。

 

採訪編輯/陳思羽

 

相關文章:

1. 【補助計畫:傅爾布萊特計畫】陳敬佳—國際觀鋪下的際遇 在擔憂前先把自己準備好

2. 【補助計畫:教育部Young飛全球行動計畫】Magni5—手握初心前進,用踏實的腳步實踐願景

3. 【Skyline面試官真心話專題】出國交換哪裡難? 五分鐘讓你抓住申請重點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About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Skyline致力於幫助台灣青年與國際機會建立連結,透過海外機會的匯流和跨國人才的培育,改善台灣國際人才發展的環境。 我們相信跟世界交會的方式有很多,透過各種形式的國際參與,成為跨國人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前往官方網站尋找國際機會→https://skyline.tw/

View all posts by Skyline - 地表上最挺青年的國際機會平台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